好运彩

                                          来源:好运彩
                                          发稿时间:2020-05-24 18:58:17

                                          第四,中国与美西方政治制度不同,导致了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摩擦。但中国总体上不是个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国家,被西方指为中国的所谓“大外宣”的目的仅限于增加外部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的对华了解和好感,促进彼此关系的和谐,而完全不存在颠覆西方制度的企图。后一点可以说中国人连想都没想过。在双方的意识形态摩擦中,西方无疑是咄咄逼人的进攻方,中国是防守方。全国人大制定港区国安法会破坏“一国两制”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试问:哪个国家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又有哪个国家会允许其中的一个行政区域在国家安全领域成为空白,任由一些势力与外国势力勾结,危害该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呢?

                                          基本法23条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制定国家安全法,然而香港回归已近23年,港区一直没能完成这一立法。香港一些极端反对派势力煽动民众抵制23条立法,美英等国长期支持这一抵制,从而在香港舆论中形成了对23条立法提都不能提的偏执价值取向。2003年,香港出现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就是针对23条立法的。反对国家安全立法也成为香港极端反对派联合美西方势力与中央对抗的长期焦点。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五宣称,北京绕开香港立法会制定港区国安法是“敲响了香港高度自治的丧钟”。我们要说的是,丧钟的确敲响了,但它是美国对香港事务肆意干涉的丧钟。香港的高度自治是在中国主权下、而非美国操纵下的高度自治。我们会用事实让华盛顿搞懂这一点。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宣布将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纳入会议议程后,一些国家就气急败坏地跳出来妄加评论、横加指责、甚至语带威胁,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对此予以严正批驳,表示坚决反对。

                                          第三,中国通过商业扩大影响力,这是个互利度非常高的过程,而且中国是在美国主导的多边贸易体系下这样做的。中国没有强行改变贸易规则,对美贸易顺差也是在这套规则之下,中国人用辛苦劳动积累起来的。

                                          北京显然已经下了彻底阻断外部势力对港干涉和坚定重建香港国安价值体系的决心,并且会为推进这一进程不惜代价。什么样的威胁都不会管用,多疯狂的对抗北京都准备面对。无论是华盛顿还是香港内部的极端势力,我们都想奉劝他们不要误判形势,以为可以通过各种压力阻止这一立法和它接下来在香港的贯彻实施。

                                          要说“战狼”,哪国的外交也没有美国外交更登峰造极。看看现在美国在制裁多少国家,美国在世界多少地方维持着驻军,又在就多少国家的事务发号施令,说三道四。

                                          第一,中国是崛起的发展中国家,至今没有形成能对美国发起实质性挑战的力量,我们也没有这样的意愿。

                                          哪个国家都需要国家安全的保障。这是一般西方国家只要不带偏见就能够体会的政治、法律需求。

                                          我们相信,全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都能够理解中国制定港区国安法,不会被华盛顿对北京的攻击带了节奏。我们注意到,华盛顿正试图纠集西方盟友联合攻击中国。西方一些国家参与了表态,但迄今真正恶狠狠声称要作出“非常强烈的反应”的也只有美国。